[小说推荐]绿手帕

2016-09-29 12:30  阅读 763 次 [小说推荐]绿手帕已关闭评论

20140717093751592275

文/大荒散人


梦圆吗?我不知道,但世界说,不见得。

——题记

圆梦镇。

早在皇帝还坐龙庭的年月,这个江水边上的小镇,就已经生长得像模像样了,有山有水,有鱼有虾,世世代代,风调雨顺,来来往往,客商如云。

据老辈人所讲,这里是受到上苍庇佑的,小镇上的人,注定会心想事成,于是早先的名字,已然弃之不用,圆梦镇,就由此而来。

江河滔滔,时代变迁,皇帝下马了,各个将军老子上去了,后来又出现革命党,日本小国,也很是在这片大地上嚣张了一阵,最后,红色政权坐了天下,终于太平了。

打仗,圆梦镇的人不是没有见过,死人也见得多了,但他们还真就没有遭受什么大难,一路顺风顺水,坐看了百年风雨。

黄家,是早在朝廷年月,头上还扎辫子的时候,就在这圆梦镇发迹的,那老太爷,还是一位大大的举人老爷,很是有一揽子家财。

时到现在,黄家已是传承了百年不朽,虽然一直人丁单薄,但好歹都留下了香火,每代都有一个男丁。

清平盛世,车水马龙,高楼万丈,一切在百年前无法想象的事情,都在现在实现了,黄家自然水涨船高,本钱越是厚了。

圆梦镇,也不是什么小镇子,红色纸币乱飞的今天,他们这个受上苍眷顾的小地方,已经鱼跃龙门,摇身一变,化身成灯红酒绿的大都市。

黄平安,是黄家的这一代男丁,掌管着大片的家财,房产宅邸不知道有多少处,让老辈人都叹息的,是他尽是不怎么成器,没能给老黄家,生下一个带把的,这让他老子黄成章很是生气,每日里指着鼻子狂骂着不肖子孙。

黄怡玉,年方二十,生的水灵,已经是个大学生了,虽不怎么招黄成章待见,到底是有几分小姐脾气的。

“老古董,老顽固,这都什么年月了,还在重男轻女!”

窗明几净的小别墅里,黄怡玉穿着时下流行的名贵吊带裙,脸上着淡妆,在窗前跺着小脚,水汪汪的大眼,透着一股子叛逆。

她正在骂着她的爷爷黄成章,刚才的饭桌上,她因为挑了几筷子食,老头子就很一顿数落。

气呼呼地离开家,坐着自己的小专车,这个大小姐去上学了。

来到学校门口,她没有进校园,而是当先到了门口的一家小吃店,那里早上开门很早,热腾腾的小笼包子,混沌汤子在等着上早课的学生。

黄怡玉自然不是来吃包子的,她是来看店里的那小伙计的。

小伙计名叫安,没有姓,因为他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谁,孤儿院长大,现在和黄怡玉同班同桌。

安很穷,比起一般人都穷,学费虽然学校减免了,但人总是要吃饭的,社会上一个叫兼职的东西,就正好适合他。

“你来了,还是很早,不到上课的时候呢。”

安看起来很阳光,笑起来,更加灿烂,黄小姐,最喜欢的就是他的笑容。

“嗯,我一点也不想在家多呆一会儿,等你忙完了,咱们一起上课。”大小姐说完,就自顾找了个地方坐下,间或看一下窗外,再看看安。

八点,一个现代社会里很特殊的时段,学生上学,工人开工,老板坐在了办公室。

安是和黄小姐一起进教室的,他们这样子,已经很久了,具体多少时日,可能只有他们自己清楚,一年?两年?也许吧。

别人眼中,看外表,这两人倒是金童玉女,可要想想他们的家世,那就是癞蛤蟆想吃一只天鹅。

这样的情况,安清楚,所以他从来没有和黄大小姐说过什么“爱”“喜欢”这样的词;黄怡玉明白,所以她总是在和安一起的时候,可以忘记自己的万贯家财。

爱情吧,爱情是一个神秘复杂的东西,它可以让你幸福到忘乎所以,不顾一切。

学生时代,或者什么时代,都不是那么漫长,都有开始,结束。

大学结束了,一种平静也结束了,外面是什么,未知,憧憬,恐惧,复杂,无有穷尽的心思,在每一个学生脑子里。

“安,我喜欢你!”

黄小姐敢爱敢恨,大声宣布誓言,一口唾沫把安砸懵了。

安前额的刘海好像忽然眯缝了眼睛,身边的花花草草都似乎破碎了,耳鸣心跳,让他血液循环加快,心脏都要爆裂了。

抽风一样地呼吸着,安终于也平静了,看着黄大小姐的眼,停留了几秒钟。

然后重重地点头,他向来相信自己的肢体语言有时会比口头语言更加准确。

私奔,闪婚,裸婚,这都是一些现代元素,以前是无法想象的,起码黄成章,黄平安是让这一棒子,打得满面桃花开,连北边在哪都分不清了。

“逆子!不肖儿孙,我要请动家法,棒杀了她!”

黄老爷子面皮都紫了,中气十足的咆哮,一点都不像是八旬老人。

黄平安和他的名字一样,大多数时间,都是老好人,可这一次,他的脸色也发青了,一个大家族的掌舵人,怎么可能没有脾气!

黄怡玉,高昂着头颅如斗胜的公鸡,骄傲,睥睨家族的老古董。

“我不是来商量的,我是来通知的,我要结婚,我的生活从此由我做主!”

清脆的声音听上去倒是有一番金铁的刚硬之色,让人相信,她绝对不是在开玩笑。

“滚!从此别踏入黄家大门!”

短短半个时辰,割袍断义,离家出走,虎入山林,黄大小姐完成了一系列壮举。

安就在她家门外等着,他没能想到自己的老婆如此厉害,忽然想到了梁山好汉里的孙二娘,也是这么巾帼远胜须眉。

新婚燕尔,小夫妻很是得意,这里不愧是圆梦镇,如此看似艰难的婚姻,都能在弹指间搞定,还有什么是不好混的?

大学也不是金饭碗,工作也不是手到来,安很失败,他在这偌大的城市,竟真的找不到一门工作,养家糊口都成了难题。

高材生,高学历,高素质,这耀眼的三高,都不能让那些家伙网开一面吗?

安在到处碰壁,黄大小姐身穿大路货,住着小黑屋,挺着大肚子,眼神忧郁。

黄老爷子高坐太师椅,老眼眯着,嘴角扯出一抹得意的弧线。

黄平安,背靠着老板椅,手中金钢笔转来转去。

安原本意气奋发的一个知识分子,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,不笑话他的好像只有他的傻儿子,因为他对谁都是笑着。

黄大小姐,也成了最底层的小人物,没有了颐指气使,只能等着丈夫买吃的东西回来,喂她还有儿子。

安开始做苦力,做建工,做一切在他以前认为低贱的工作。

他不再穿白衬衫,不再穿皮鞋,开始浑身布满灰尘水泥,开始满头乱发如鸡窝。

蓬头垢面,成了他生活的全部颜色。

安开始吸烟,学会了喝酒,这是他在工友那里,照猫画虎来的。

“啪!”一个响亮的巴掌,响彻了小黑屋,黄大小姐也第一次被安打了,什么都要有开头的,这挨打,自然也需要一个开头。

没有什么原因,只是安喝醉了,只因为这个世上,有一个词叫做家庭暴力,这件行为,开始在安和黄大小姐,还有一个傻儿子的家上演了。

黄大小姐有傲气,她没有哭,傻儿子自然还是在一旁笑着,这是他唯一的表情。

几天之后,黄大小姐又开始衣着光鲜了,她原本就长得好看,这下好似恢复了往日荣光。

只是一天晚上,皇宫一样的地方,她看见了他的父亲,父女相顾无言,泪也没有,又是一个巴掌,接着黄平安把他的女儿拉回来那栋依然华贵的别墅。

安是在工地上,被狠狠地毒打一顿,拖回到黄家的,在那里,他看到了自己的老婆,脸庞浮肿,衣服华美。

“咯咯咯,咯咯咯!”

安的傻儿子,眼里的世界,简单的很,只剩下快乐,所以他一直在笑着,笑得人心酸,笑得人心寒。

黄成章老爷子笑不出来,骂也没有力气了,他这个时候,终于像一个八十岁的老头子,没有了在太师椅上的那股子气势了。

黄平安正要狠狠抽打安的手,停了下来,脏兮兮的蓝色工作衫口袋里,露出一角水绿色手帕。

他一把扯了出来,敞亮的灯光下,照得清清楚楚,一对鸳鸯戏水,腹下绣一个黄字。

“这是什么?”黄平安再也不能平静安详了,他眼珠子血红,似乎要吃下一个人。

“孤儿院的老院长给的,说是和我一起捡到的。”

安沙哑着声音,没有半点精气神,他是破罐子破摔,死猪不怕开水烫了。

可黄平安还能摔他,还能烫他吗?

二十多年前,那个黑白的年代,他黄平安也是有过年少轻狂,太子风流的。

手中的水绿色手帕,一下子重愈千钧,压得他胸口都快炸了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

没有人可以回答。

狠狠地扇在自己的脸上,黄平安再次看了看这个家里的老人,年轻人,眼珠子都在扭曲。

“很好,屁的圆梦镇,扯淡的世界!”

 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09wenxue.com/927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评论已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