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散文随笔]纵使相逢应不识

2016-09-27 11:54 阅读 351 次 评论 0 条
岛上书店

200911161835043547

文/指尖年华


 

这一年的雨,总觉多了些,就像用光阴织成的帘子,密密匝匝,就挡严了来时的路。

往事如尘,就此按下不提,在一番番雨声过后,重重贴上了陌路的签。我不愿再把细而稠的雨声想成诗,那是在无边的黑暗溅起的忧伤。在一场雨里错愕地相逢,然后再在一场雨中无声地失散。

甚至是毫不费力,就打碎了一场故事。从陌路,再到陌路,原来结尾早在开始的时候就已注定,真不知道当初又何必那般情深意重?假意着所谓的地老天荒。

看着时光一点点转凉,又回暧,然后再转凉,看光阴淡了,浓了。从一场雨中的相逢走成一章字,落在粗陋的纸上,也只能是轻轻一笑。从此谁念西风独自凉,捂在胸口的那一截誓言空在季节的风里凌乱。十里红妆,青丝绾结,这些被写烂的字字句句,在无数的日子依然不厌其烦地上演着各色的版本。

人间自是有情痴,此恨不关风与月。

我无法奢望往事的风从耳边吹过,带来一个人的讯息。桃花谢了春红,匆匆,太匆匆,花有重开日,人无再见时。一句珍重,便把两个人狠狠隔在了时光的两岸,一个是花,一个是叶,生生相错。

很想买一支茉莉,养至家中,于花店看了又看,最终还是左右徘徊后走开,我没有足够的信心用写满忧伤的手伸向它 ,我怕重重的俗念灼伤了它。如徐志摩说,你颊上的笑容,定是天上带来的,可惜世界太庸俗,不能供给他们长住的机会。

于此一想,即便曾经的故事极尽呵护,到底不是这人间的凡物,那些打马而过的美好不过只是落于肩头的一瓣玫瑰,终究是要在风里告别。只是奈何,它却缠缠绕绕成一生的心事,解不断,理还乱。

这一年的雨,真的多。

一点点,一滴滴,没有半丝的犹豫便落在了土里,化成了泥。瞧,听雨的人听成心上朵朵愁,可雨却自顾自与大地慷慨相爱,谁又会是谁的谁?相遇的美好在经过时间的篡改之后,氤氲的只是一场冷雨的凛冽。岁月的刻薄荒芜了一帘幽梦,一首老歌唱起,只愿将往事的残骸打发得干干净净。

书中有言:对生命而言,接纳才是最好的温柔,无论是接纳一个人的出现,还是接纳一个人的从此不见。捧起一杯茶,淡淡的香穿过鼻尖,顺着血液就流淌进了身体的每一处。终于,泅于眼前的苟且,放弃了远方的追逐,把一场雨听成锅碗瓢盆的撞击。

走吧,让往事一直往前走,走到更老更旧的时光中,走成忧伤的美。纵然相逢成陌路,也要温柔以待,只为有过共同的曾经。

我与你,曾经与现在,说来不过都是岁月做的一首曲,只不过曲未终,弦断,人亦散。

光阴的帛上,落一笔珍重,再落一笔陌路,从此一个人打理喜怒与哀愁,一个人把雨听成幽幽清香,听出一番静水深流。

我知道,一别经年,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那就脉脉不语,一个人,一盏茶,一阶花香,一个老旧的木椅,与微笑欢喜贴耳,等待阳光掀开蔚蓝色的天。

 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[散文随笔]纵使相逢应不识 | 09文学网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