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小说推荐]公孙家族的女人

admin 2016年9月19日01:46:11[小说推荐]公孙家族的女人已关闭评论1,862

[小说推荐]公孙家族的女人

 

在我之前,公孙家从不收女侍。

那天夜里醒来后,满地的凄惨,卫家只剩我一人,出现在我面前的是另一个家族,站在前面的是一对面善的夫妇,妇人手里牵着一个男孩儿的手,那男孩儿和我一般大小。

“老爷,这可怎么办?”

“哎,紧赶慢赶,终究还是晚了一步,卫家……”

“爹、娘,至少还有个妹妹,我们把她带回去吧?”

男孩儿说着,静静地看着我,那眼神,似无意却足以让我倾尽一生。

“走吧卫央,我可怜的孩子。”夫人伸出了手。就这样,我进入了公孙家。

我曾经听父亲说起,他在秦国有一位故交,如今看来,应该就是公孙先生了。公孙家不但帮我安葬了卫家百口冤魂,还记挂着为卫家报仇的事。公孙先生剑法精湛,不但收留了我,还教我剑术。其实我并没有拜师,我是偷师。

那个小男孩儿,公孙公子,体弱多病,公孙先生想让公子学习剑法,强身健体。那天我给夫人送茶,路过庭院,看到公孙先生教公子练剑,便忍不住偷看一眼,不料被先生发现,先生本想呵责于我,不料公子唤了一声,“爹!”先生看了看我,叹了一气,作罢。自此,我便天天偷看先生和公子练剑,他们自然知道,但再也没人制止。

我的身体流淌着卫家的血脉,就像那铁水浇铸的剑魂,我延续了卫家习剑的灵性,日复一日,我终于等到了那一天。

那年我十八岁,那一天,公孙先生终于找到卫家的仇人。公孙家举门出动,公孙公子自然也不例外,而我例外,因为我不是公孙家的人。公孙先生交代夫人看好我。可是,那是卫家的血债啊,我卫央怎能坐视不管?!后来还是公子说了一句,“爹,让卫央去吧,放心,我在她身边。”这个沉默的大男孩儿,这十年来和我都说不过几句话,但是每一句都深深烙在我的心上,让我无法忘怀。

那一战,我终究没能手刃仇人,公孙家也损失惨重。为了公子和我,公孙先生收起长剑。我不怨公孙家,我甚至愧对他们,但是,我恨赵国!

为了故交,公孙家以一族之力讨伐赵家,十年前,还是赵家,十年后,已是赵国!公孙先生说,如果不是卫家的剑术和财富,赵家不会变成今天的赵国。这便是卫家惨遭灭门的原因!

公孙家再没能崛起,先生并非不想重振公孙家族,而是因为秦国,彼时秦国尚弱,不足与赵国抗衡。公孙家讨伐赵国一战,成为赵王施压的借口,秦王下令,公孙家或举族殉国或改姓还田。

活着,才有希望,公孙先生当然选择后者。但是公子不答应,公子很少与人争执,那晚他歇斯底里,“我公孙起生是公孙人,死是公孙鬼!”任凭先生和夫人如何劝说,公子皆听不进去。后来我鼓起勇气对公子说,“我们只要记住自己是谁就行了,至于别人怎么说,重要吗?”说完这句话,我再不敢看公子一眼,因为这对我来说是奢侈的,我并没有资格过问公孙家的事。我只好转身去给卫家的灵位上香,我哭了,我没有实现临行前在卫家灵位前许下的诺言,甚至还连累了公孙家。

一方手绢递了过来,“放心,我一定帮你报仇!”是公子的声音。

可是,这句话就像那年的春阳,将我内心的冰雪融化后便沉寂了。

为了生存,公孙家改姓白,搬离了原来的地方。就在那时,一个女人出现了。

柳莺,一个水一样的女子,如果我还在卫府,或许我今天也是这个样子,可是生活让我手中多了一把剑,杀人的剑。

我手中有剑,而柳莺手中没有剑。公子说,她比我更需要保护。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。柳莺搞不定的事都找公子,公子搞不定的事就找我,比如一盒胭脂。而我总是带着笑,虽然我知道那盒胭脂不是给我的。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年,似乎所有人都觉得公子和柳莺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时候,第三年,一个男人出现了。

赵子风,很多人都说赵子风是美男子,更何况他也是文武全才。很多人说不敢看他的眼睛,更不敢看他的剑。可是,当公子把他这位落难的赵兄弟带回家的时候,两个女人都盯着他看,柳莺看他的眼睛,我看他的剑。

柳莺看出了问题,我也看出了问题。赵子风来到公孙家,或许这时应该叫白家了,他来三个月后,我不用再准备胭脂,因为公子已经不问我要了,他来半年后,平时很少跟我往来的柳莺开始跟我串门儿,从不碰剑的柳莺开始跟公子学剑。这让公子高兴,我也高兴。是不是有一天柳莺手中有剑了,就不用公子特别保护了呢?

所有人都知道,除了公子,我说,“公子,你开心吗?”

公子傻傻地笑,“开心,柳莺跟我学剑,我当然开心。”

公子很少笑,我不愿打破这种美好,也跟着笑,“对,柳莺也跟我学剑,她进步真快,已经问我一些上乘剑术了。”

“柳莺跟你一样,聪明。”公子还在笑。

“可是她从不在我面前练剑。”

“我知道,她喜欢自由,很多招式都不让我教。”公子还在笑。

第三年冬,华山论剑。前一晚,公子很激动,因为秦王将亲临现场观看这一场争霸,霸主将被帝国委以重任。三年过去了,秦国一年比一年变得更加强大。

晚上,似乎一切都安静而美好。公子兴奋地往柳莺的房间走去,他要把内心的激动跟他心爱的女人诉说。他以为他和柳莺已经到了不用敲门的地步,可是……咣当一声推门,还好柳莺知道栓门。公子只推开了一条缝,但是这条缝很快被柳莺婀娜的身段挡住,“公子,这么晚了,有什么事儿吗?”烛光在柳莺的身后摇晃,透着丝丝躁动。

“柳莺,没……没事,我就是想告诉你,明天我就要上华山了,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去……”公子本来就不会说话,这会儿激动得更是语无伦次。

“我知道,我……我会去的。”柳莺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“真的吗?太好了柳莺,我就知道你会喜欢上剑术的。有你在,我一定在华山上称霸!”不管前面的话有多无力,但是在我看来,只有公子能说出后面那两个字!

“因为,子风也会去。”多么温柔的话,此刻却像一把利剑,令剑术过人的公子防不胜防。我曾经笑着问公子,柳莺真的不会用剑吗?那时公子还笑我傻,今夜看来……

话已至此,柳莺挪动身子,打开房门,屋里的烛光猛晃一下,险些被黑夜灭杀。赵子风低着头走出来叫公子一声大哥的时候,公子不知所措地笑了笑,转身。那晚有月,微寒。

第二天,我收拾好行装,对年迈的公孙先生和夫人道别,“先生、夫人请放心,我会照顾好公子的。”我现在是公子的女侍。

“都准备好了,走吧。”我对公子说。

“我的剑,昨晚忘了擦了。”公子心不在焉地说,这样的状态对一名即将决战的剑客来说,并不是什么好事。但我并不打算安慰他。

“昨晚我已经擦了很多遍。”我把那把跟随公子征战多年的剑递给他。

噌!公子猛地拔剑,仰天一望,寒光划过他微红的眼角,公子将剑送回剑鞘里,平静地说了一句,“走。”

华山有雪,却热闹非凡,因为秦王出动,秦国铁骑将华山上下围得严严实实,没有英雄帖的人一律不准登山!

因为公孙家的往事,秦王网开一面,一放就是四人:公子、赵子风、柳莺,还有我。

雪花轻轻飘落,悄悄将华山之巅染了一层又一层。擂台上那些所谓的英雄剑客,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去。

最后站在擂台上的两个人,一个是公子,一个是赵子风。所有人都看得出,赵子风的精神更胜公子一筹。

我和柳莺站在台下,我问柳莺,“三年了,你真的忍心?”

柳莺说,“你不会明白什么是爱。”

“你很快就会明白了。”我对柳莺说。

高手过招,不动则已,一动则定乾坤。不可否认,如果不是公子,今天没有人会是赵子风的对手,可是当这两个人从彼此的身旁划过的时候,倒下的是赵子风。没有人看得清那两把剑到底动了没有。

“子风!”柳莺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!公子提着剑低着头走了出来。

啪!本以为最无奈的结局无非就是擦肩而过,不曾想柳莺对着公子的脸就是一掌,“他是你兄弟,你怎么忍心?!”骂着,将公子推开,扑向倒在台上的赵子风。

所有人都高呼公子是霸主,只有我知道,公子嘴里的血腥味道,当我拨开涌动的人群挤到公子身边的时候,公子对我苦笑,“卫央,我……”说着,血喷了出来。公子倒在我的背上。而柳莺将赵子风慢慢扶起来。

公子倒下,赵子风站了起来,人潮再一次往台上涌动。我背着公子挤出人群。

公子醒过来的时候,我问他为什么?因为我不相信赵子风能伤得了公子,虽然这半年来他一直利用柳莺来偷师。

公子说,“第九式,他没我快,只是我用剑柄,他用剑口。还好,有你送我的香囊。”公子拿出那个在卫府曾经带给我荣誉的金蚕丝囊。

后来我对公子说,“离开的时候,柳莺哭着喊你的名字。”公子笑了笑,“因为你把我背走了。”

不出半月,剑圣宝座还没坐热的赵子风被秦国通缉,因为秦王很快查出他是赵国派来的刺客,那天如果不是公子重创他,秦王就会有危险。岁末,秦王亲自来看望公子,把一块令牌交到他手里。

赵子风逃回赵国后,我对公子说,“为何不去看看她?”

公子摇摇头,“当你不顾一切地奔向一个人时,无奈不是看见他仍站在原地,而是眼睁睁看着他奔向另一个人,你却无能为力。”

我很少听公子说过这么长的话,忍不住问了一句,“终于想明白了?不傻笑了?”

公子还是傻傻地笑了笑。

“这三年,你终于忘记了一个人。”我看着公子的眼睛,对他说,心里依然忐忑。

“不,这三年,我终于想起了一个人。”公子拉着我的手。

三年后,长平一战,卫家的仇和公孙家的仇已经随着秦国的铁骑卷入历史的尘埃,人们都在说白起将军,只有我和公子记得,他姓公孙,而我,终于成为公孙家族的女人,但公子喜欢叫我卫夫人,公孙家族终究不再收女侍。

不久,柳莺离开咸阳,公子亲自送行,公子说,“别哭,他还活着。”可是,柳莺离开的那晚,残阳还是染红了她的眼睛。

admin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16年9月19日01:46:11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://www.09wenxue.com/72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