缺失

文/陈丽云

 

一个时代睡了,紧接着一个世纪

小孩拧着弹跳的心形问母亲

焰火已由熏黑的碳粒膨胀

何时手掌与脚板下一张错开的阴谋

远观原野举起半熟的寂寞与枯草对决

蟑螂在下水道尽情地生育

新装在圣诞的意识里挠痒

佛光熏黑了

发丝金黄了

白炽灯红绿

筷条夹起汤勺

一个时代睡了,紧接着一个世纪

 

▋摘自《相思湖诗群》第10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