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小说推荐]阿布太太

admin 2016年11月4日00:51:37[小说推荐]阿布太太已关闭评论2,318

[小说推荐]阿布太太

 

阿布太太

文/石凌一

 

阿布太太坐在自家的门槛上,阳光下的她妥协地眯缝了浑浊的双眼。

她望向不远处的河边,那里半熟的麦子不停地迎风摇摆,远远望去,就像一幅中了魔法的会飘动的油画,直惹人驻足好好看上那么几眼,那黄中掺杂着绿,绿中透着浅浅的黄,这让阿布太太想起自己年轻时做过的刺绣,似乎也这么艳,这么晃眼呢。

河边上,绿树的秀影一直蔓延到水中,阿布太太很安静,仿佛她自己的手触及到了清澈的水里,表情很享受,还有神圣的自豪。

阿布太太家依山傍水,沿河而居的十几户人家都自称自己是阿布人家,不知是因为年纪最长还是出于古老的遗训,阿布太太身上似乎有着一股令人胆怯的敬畏,可是对新成长起来的一代,阿布太太的震慑力明显弱化很多,“不知者无罪”并不是不无道理,这里的青年人对阿布太太了解越少,就越不在意阿布太太的权威。

因为家乡闹水灾,阿布太太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爹娘来到了这里,这里有充足的阳光和河水养育的肥沃土壤,于是阿布家很快摆脱天灾带来的苦难,过上了殷实的农家生活。

阿布太太还清楚地记得,当年自己坐在角落里的木马上,看母亲带着粗布围裙在月光下摆着方方正正的糯米粑粑,一炷香带来的味道远远盖过了这些糯米粑粑的香味,母亲脸上的虔诚和长跪在地上的膝盖成了她一直不能忘却的画面,从母亲最终的念念有词,阿布太太只记住了两个词——十八怪、河神。阿布太太望着地上方方正正的糯米粑粑,不明白母亲为何管它们叫“十八怪”。

直到母亲病重那一年,阿布太太才真正想起了那个夜晚母亲的用意。

母亲病重的时候阿布太太才十岁,按理说还是天真无邪不解人事的年纪,母亲在重病期间教会女儿制作十八怪,还有那个令人生畏的河神的传说,母亲临终前没有任何遗言,当然,除了要每年拜祭河神、永远地守护家门前这条绿油油的河流之外。像回报一位救命恩人般,母亲的眼睛里写满了不可猥亵的认真。

母亲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这让年幼的阿布太太既担心又害怕,她怯怯地握着母亲冰凉的手,记住了从她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。

就这样,母亲不可抗拒的眼神紧紧地监督了她一辈子,阿布太太一直对家门口的这条河多了几许敬畏,就连结婚的时候还是找人入赘呢。

阿布太太找的人来自鱼米之乡,自小喜欢打渔,来到阿布太太家后,便喜欢在自家门口的河里摆弄摆弄,也带动了左邻右舍学会了这门手艺,曾经有过好长一段时间,阿布人家的日子过得还算蛮滋润的。后来,因为一场灾祸,改写了这里的生活,影响最大的,当然还是阿布太太。

入秋不久,阿布太太从没遇到过的干旱降临了,连家门口的河流都见底了,孩子们趴在水位退下了沙土上,等待着将上岸的螃蟹擒拿归案。孩子们的快乐感染不了她,她常常倚在自家门口,望着河面发呆,似乎又希望能在那里得到什么答案似的,可是回应她的,就如那龟裂的地面般,死气沉沉……

一天下午,阿布太太看到河边的一株老树的嫩枝忽然摇晃起来,一只不知名的鸟儿刚从上面弹起,于是她便一直留意着岸边的树丛,期待着惊飞的鸟儿打破树林的寂静,最好再给她一点或明或暗的暗示,因为没有人知道,自从干旱以来,母亲的遗言就毫无间断地折磨着她那脆弱的神经。

这样的日子持续到了来年端午,阿布人家祭祀河神的时候,阿布太太猛地响起了很多年前母亲在月光下的那副虔诚,于是,她像得到明示一般,疯狂地做起了“十八怪”,或许是耳濡目染,阿布太太的手艺还不错,和当年一样,方方正正的糯米粑粑被整整齐齐地摆放在自家的篓子里,阿布太太没有烧香的习惯,于是放在孩子们的口袋里,打发他们到河边去玩,她相信孩子们一定能把一些遗落在河边上,河神能闻到当年母亲带给他们的虔诚的味道。

端午之后,天空下起来很大的雨,家门前的河水涨到了喜人的位置,阿布太太眉宇间的苦闷终于伴随着这连日的大雨烟消云散,阿布太太觉得,这里边有她大部分的功劳,于是也就理直气壮地行使了母亲留给她的嘱咐。

阿布太太开始嫌男人们在河上打渔太频繁,孩子们往河里扔石头,阿布太太就用污秽的话语骂走他们。元宵节的时候,大伙们都把自家的花灯拿到街上去展,只有阿布太太把亲手做的花灯放到了河面上,看着它们跟着水流缓缓走远。

因为她这些反常的行为,阿布太太貌似被大家疏远了好久一段时间。

后来,阿布人家来了一辆华丽的车子,阿布太太看见那些陌生的文化人在破旧的墙上写着白花花的字,像圣旨一样,光是看着,就心生敬畏。

后来,阿布太太从孩子们嘴里知道,原来是文化局的人来鼓励大家弘扬当地文化的,关于糯米粑粑,自然也被问了一遍。阿布太太顿时觉得豁然开朗了,多日来的冷落瞬间就灰飞烟灭,她明显能感觉大家对她的解读多了一丝前所未有的尊敬。阿布太太想起母亲的遗嘱,顿感几分神圣,庆幸自己多年来没有把它遗忘。

来阿布人家的外人越来越多,他们跟着孩子们学着摸螃蟹,或者开着游艇,他们也称赞阿布人家的糯米粑粑,他们喜欢叫糯米粑粑“十八怪”,还喜欢把阿布太太的故事带回去告诉亲友,这让阿布太太很费解,她以为在每个角落,都有人像她一样,带着母亲的遗言,有着和母亲一样的手艺,守护着当地的河……

这个想法在终日的喧嚣里慢慢地被击溃,也让阿布太太的眼睛渐渐地暗淡浑浊下来。

阿布太太却还是喜欢倚着自家的门,看着家门口的河,和当年一样,只是现在常常多了打扰的人群,她喜欢看河岸边上的树,那里的鸟群常常让她觉得心安,似乎它们也是这一片土地的另外一群守护者。

她喜欢在安静的夜里做糯米粑粑,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月光光顾的窗子下,然后用手抚着陈年的窗花,静静地看窗外细细的波纹在动。

后来阿布太太渐渐老了,老到腿脚不便,每天动得最多的,就是那两颗越来越暗淡的眼珠子。

她越来越老了。

她常常想,如果一直下大雨就好了,一直下大雨就没人来这里挡住她的视线了,她还要远远地望着河对岸的麦子呢。

她想着自己的母亲,想着阿布人家的孩子都学会做糯米粑粑了吧?

 

admin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16年11月4日00:51:37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://www.09wenxue.com/172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