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散文随笔]当时只道是寻常

2015-10-24 03:54 阅读 433 次 评论 1 条
岛上书店

作者:林波


寒风,冷雾,长街。

“咚!——咚!咚!”,“锵……深夜,残月,除去更夫愈行愈远的脚步,庭院里静悄悄地,只是偶尔能嗅到淡淡的月光里夹杂着一股焚香的味道。阁楼里,一个熟睡的中年男子双眉紧蹙,柔声呓语:“弗儿——

采蝶,郊野,“夫君,快!快抓住它,哎,轻点,别伤着它……

泛舟,西湖,“若把西湖比西子,浓妆淡抹总相宜。”“嗯,那我呢?”“你不漂亮”,“哼”,“就是美”,“讨厌……

梳洗,清晨,“我喜欢你长发的味道,真想,好好给你梳完这辈子。”

可惜……

十年了,十年生死相离,十年可望而不可及,其实用不着刻意的回想,每次只要轻轻地合上双眼,你在身边时的点点滴滴便会清晰自然地浮现眼帘。当时只道是寻常,如今却刻骨铭心,痛彻心扉。弗儿,留你一人长眠千里之外,你会怪我吗?“换你心,为我心,始知相忆深。”寂寞的时候,你是否也像我一样泪流满面,守望夜空,找寻你的影子。或许你应该记得,当初赴任前我曾带着你最爱的糕点去看你,别离那刻不舍的回头,几乎用尽了我一生的温柔。

“长恨人心不如水,等闲平地起波澜”。弗儿,今非昨,人成各,纵然重逢,恐怕你也不认识我了,这些年宦海沉浮,我虽在坚守,但如何敌得过岁月风尘、险薄人情?双鬓发白,却终究越走越远了。其实谁又能为了生活不变呢,如果有一天,我在天堂和你重逢,我们能否还像以前一样?

世间无限丹青手,一片伤心画不成,泪咽却无声,知道醒来将痛失吾爱,永远不能再相依相偎,我情愿将生命重归洪荒。原来,我还记得回家的路,我还听得出乡音,亲友相问,我还能答以冰心玉壶。弗儿,我还在,至少在心里的某个地方,我从来未曾委屈变却。透过美丽的画格小窗,美丽的你正在打扮梳妆,我忽然迫不及待想要推门直入,将你拥入怀里,和你诉说这些年我独自走在黄昏日暮的落寞与孤独,然而站在门口,却又只是轻轻地放下了叩门的手。我匆匆赶路,落满尘埃,未及梳理;我接纳闺之,长居客乡,漂泊无根;我……

“吱--”呵呵,十年,伊仍旧是纹花绣鞋,纤柔身子,乌亮盘发,“你……”“你……”弗儿,别哭好吗?那时候我们不是说好今后要各自坚强,不哭的吗?疼惜的望着你润湿的双眸,心有千言此刻竟无语凝咽。宝贝儿,那就哭吧,让我最后一次,用颤抖的双手执绢,为你拭去这颗颗从天堂遗落凡间的泪珠,我对不起你,倘若当初行路我不那么功利的去追逐,倘若当初离家我能时时让你知道我在哪里、在做什么,倘若当初放下所谓尊严告诉你对我有多重要,会不会没有那么多遗憾呢?我少年得志,居尊处优,得之自然,时常忽略身后一直深情守候的你,让你多年来只能默默吞泪,在走的那天独自在乱岗守望冰凉明月,柔肠寸断。等某天,我放下了,也去陪你好不好?以后的日子,我会记得回过头牵住你的手,我会记得时常修剪指甲,我会记得不再轻易说出放手。三千繁华,终究太过热闹,我哪儿也不去,就躺在你身边,风雨不顾,世世不休。

我爱你,爱在心底……


 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[散文随笔]当时只道是寻常 | 09文学网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  1. 涂夜的涂涂
    涂夜的涂涂 【农民】 @回复

    :!: 你的